新苗|2023年1月29日发表作品 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001@sina.com

2023-01-29 15:13 掌上温州客户端 阅读数:60397

编者按:从“阳(杨)过”到“阳(杨)康”,从字面上看似一场武侠角色扮演,其真实体验如何,唯有亲历者最为清楚。至于是否像网络上所传的那样“嗓子吞刀片”“水泥封鼻孔”,请看新苗们的“抗阳笔记”。

履冰淬火,共盼春来

■温州市第二十一中学高一(1)班 刘嘉媛

夜,静悄悄的,表钟齿轮摩擦的低声在空气中来回飘荡。站在窗口,透过玻璃,冬日夜幕下温州的零星几点,时闪时烁。阳康后,蓦地发现,路上的车流似乎一夜间从冷清与萧条中恢复了,热闹与喧嚣,回来了。回头望向墙上的挂历,原来已是2023年了。

大约从12月12日开始,到12月21日,1与2掉了个儿的10天里,身边的同学先后“阳”了,请假了,回家了,一下子,人去班空,于是我们开始了3周的网课。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坚守在屏幕前,所有穿越屏幕的坚守,成为这个冬天最鼓舞人心的力量。老师的课件和作业解析细了又细,同学们在互动面板上的课堂发言打破时空限制,教与学共同考验着大家心灵深处的慎独……三年抗疫,以网课开始,以网课结束,那年初一,此时高一,这个生动的首尾呼应,深刻地烙印在了我的学涯里。

打开聊天界面,频频弹出诸如“今天你阳了吗”“给你分享我的小阳人转阴秘诀”等相互问候和自我勉励的话语。可以说,“小阳人”之类的互称,还挺幽默地折射出了中国式全民防疫的集体价值自信与共情共鸣。

拥有世界上最长窗口期的我们,抗疫抗阳过程中的有些困难需要全社会并肩同心应对。在新冠和冬春流感的高发、“双打”下,发热病人数明显增多,温州市基层卫生协会启动了“同心抗疫送温暖”,向有发热症状的困难群众免费发放退烧药;视频直播里,我们看见药店老板免费发放5000片布洛芬;人间烟火气中,热心市民大方捐药、生病小伙无接触取餐、外卖小哥暖心相劝多喝水……我们在漫长征途中感受彼此温存的浪漫,在劈波斩浪中互见彼此英雄的模样!

从2019年末武汉的猝不及防到全国的动态清零,从奥密克戎袭来的步履艰难到“集中过峰”的同舟共济,再到“乙类乙管”的靴子落地,这些年的中国如陆游所诗“摧伤虽多意愈厉,直与天地争春回”一般,饱含韧性与毅力:经济逆势增长,民族空前团结,国家越发强大。疫情之下,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中国文明的韧性,更加坚定地相信中国体制的韧性。这份相信,源于三年疫情以来共同经历的峥嵘岁月:三年,我们改变的是具体的防控策略,不变的是人民至上、生命至上的坚定理念。在一次次众志成城的抗疫阻击战中,我们深切地感受到,每个生命都未曾被遗忘。

履冰淬火,共盼春来。唯愿等待春暖花开的这段日子中,我们一起点燃火把温暖彼此,共同驱散眼前的迷雾。

指导老师 林甲景

人间烟火

■温州市南浦实验中学2022级(11)班 叶梓心

“原来,国泰民安就是车水马龙、人声鼎沸。”阳康之后对这句话的感触尤深。

南方湿冷的冬天,阴雨绵绵,寒气逼人。最抚慰人心的当属温迪锦园小区里吴莲枝早餐店飘香的烟火气息。

你看,早餐店的老板娘掀起笨重的木蒸笼盖,浓浓的白气顿时向四周喷涌开来,将她红润的脸隐没在白雾后面。蒸笼里包子的鲜香与玉米的清香顿时盈满了路人的鼻腔,远远闻着,让人恍惚觉得已经咬开了那白嫩的面皮,尝到了酱肉馅的鲜香及牙齿咬开玉米粒那瞬间迸出的甜汁了。周边架着一口大铁锅,锅里的油明晃晃地沸腾着,搅动着几个浮上浮下的灯盏糕,铁锅边的铁架上摆满了刚出锅的灯盏糕和麦饼,灯盏糕外皮松脆,圆边酥软,内馅爽口;麦饼馅肉肥且不腻,回味鲜香,最喜欢霉干菜馅的,甜中带酸,令人赞不绝口。

四周人声嘈杂,干练的老板娘满脸汗珠,麻利地招呼客人,掀蒸笼、装包子、捏面饼、煮糯米、盛稀饭……一套动作行云流水。伴随着耳边食客时不时地呼唤、赞美,她饱满红润的脸上满是欣喜,眉眼之间透出满足……

照例两个鲜肉包子和一碗稀饭,坐在店里食用。一口咬开包子皮,真是皮薄馅多,鲜香的汁水溢进唇间,浓香热烈到猝不及防。一口又一口,酱香味与鲜肉在口舌间搅得风生水起。身旁的食客或是商讨股市行情,或是要几个包子后急匆匆上班,又或是慢悠悠地吃着包子,喝着稀饭,老人颤颤巍巍,小孩嘻嘻哈哈……

我默默凝望着眼前的热闹与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,想起前几天生病窝家里的痛苦与内心的寂寞,更加觉得眼前这份烟火气分外温暖、分外可爱。

只顾埋头学习的我,已经很久未曾认真观察过热闹的街市,感受这温暖人心的人间烟火了。我固然渴望“吹灭读书灯,一身都是月”的努力后的畅意,但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小幸福,也是充实人生的一部分,那么何不在奋笔疾书后稍做歇息,与温暖的人间烟火撞个满怀?

思量之时,早餐店食客差不多散去,四周重新归于宁静。老板娘翻看手机里的收款记录,幸福而略带疲惫地说:“今天生意比昨天好了很多,真好!”

此情此景正应了迟子建的那句话:“生活不是上帝诗篇,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。”这来自早餐店内人间的烟火,正是我们这些凡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它扑面而来,温暖人心。

指导老师 汤乐娟


糖醋排骨

■永嘉县东方外国语学校八(8)班 胡伊灵

关于正宗的糖醋排骨究竟是怎样一番味道,我的印象中并没有太深刻的记忆,我曾吃过西湖的醋鱼,这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浙江菜品,至今仍觉得比不上家乡的糖醋排骨。尽管我不爱吃醋——一点儿也不喜欢,家乡的糖醋排骨仍让我百尝不厌。

一年前,我开始喜欢熟食店里的糖醋排骨。周末回一趟家,奶奶总要在星期天起个大早,带我去市场买菜。因为难得一星期回一次家,星期天奶奶定要亲手为我做两道菜。自从我发现了这熟食店内的“宝藏”,糖醋排骨便成了周末餐桌上的常客。

过了石拱大桥,前边就是菜市场。我的第一个目标永远是不远处那家生意不错的熟食店。油亮亮的配色衬着玻璃隔板里的肉,最吸引我目光的糖醋排骨盛放在正中央的那一格,颜色格外鲜亮。四溢的香气仿佛在对我招手:“快带我回家!”即使在白天,隔板内仍亮着几盏灯,红的、白的,既显了肉的颜色,又添了油的光泽,实在令人垂涎欲滴。

每一次买熟食店的糖醋排骨,奶奶总要说:“这么红的肉,都是色素!”“店里用的肯定都不是真排骨肉……”尽管如此,她仍一次次宠溺地满足我的胃口。

一周只能尝一次的糖醋排骨在餐桌上十分夺目。夹起一块肉放入嘴中,糖与醋的味道似乎分明,却又融合到一起,给我一种莫大的满足。

几个月后,有老顾客提了建议,想尝尝加辣的糖醋排骨。老板也好说话,第二天就改了配方。可这于我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!知道自己不喜欢吃辣,可面对的又是心心念念的糖醋排骨……餐桌上少了一盘菜,我吃饭也提不起什么兴趣来了。

直到一次回家,餐桌上出现了一道奇怪的新菜。肉是深棕色的,以至于我第一眼完全没有将其与曾经的糖醋排骨联系起来。

“回来啦?尝尝看,你奶奶做的糖醋排骨,凉了就放微波炉再热热,可香了!”

这东西也能叫糖醋排骨?抑制不住期待,我丢下书包,奔向厨房,拿了一双筷子赶紧尝尝鲜。

细看时,隐约有几颗碎骨头,小得叫人害怕不小心卡进牙缝。一口下去,肉似乎更紧实一些,但可能是烹饪时间仍有欠缺,有点难以下咽。因为是奶奶做的,我就着饭吃了半碗。

第二天一早,刚踏入奶奶家门,她便迎上来:“怎么样?糖醋排骨还可以吗?我买了整条的排骨,让师傅剁碎了,不知道吃起来有没有骨头渣子……我可一口都没舍得尝!知道你不吃醋,我多放了点糖,会不会太甜了……”奶奶兴奋得像个小姑娘,逮着我使劲儿问。

一周又一周,奶奶渐渐有了经验。做之前先把所有细小的骨渣洗净,糖放多少、醋放多少她都了如指掌。如今我尝到的不再是像第一盘那样硬得难以下咽的肉了。骨肉几乎分离,轻轻一撕便是一整块的肉,不知不觉便能吃完一整盘,就连剩下的汤汁,也被我拌着饭咽下肚。不错,又解锁一种米饭新吃法!

奶奶的糖醋排骨越发合我心意了,只可惜白头发也添了几根。我期待这周末见奶奶一面——再尝一次她做的糖醋排骨。

指导老师 金亦珍

烟囱

■乐清市柳市镇第十七小学五(2)班 田悦馨

看!

那高耸入云的圆柱

我好奇着 疑惑着

我想

那可能是大地长长的鼻子

正在悠闲地吐着热气

我又觉得

那一定是白云厂家

不信 你看

它吐出一朵又一朵的白云

在蓝蓝的天空中飘啊飘

它很可能是一支巨大的香烟

瞧!那忧伤的烟圈

定是大地爷爷遇到了

谁也不知道的烦心事

那一串暖心的烤面筋

■永嘉县上塘城关中学2022级(16)班 李子翔

寒风,凛冽。

外出回来,我和妈妈路过了那个烤面筋摊,香气扑鼻而来。我迫不及待地拉着妈妈去买。

“老板,来两串烤面筋。”

“好,一会就好。”烤面筋的老板娴熟地抽出两串雪白的生面筋,扭开火炉,利索地架在铁板上。

卖烤面筋的老板是一位阿姨,不算年轻,岁月的风霜在她脸上刻下了很深的痕迹。“你卖烤面筋多久了?”妈妈问了一句。“嗯……五六年了吧。”阿姨说着把面筋挨个翻了面,刷上了一层油,顿时,烤面筋开始滋滋作响,香气也越发浓郁。“唉,没办法,儿子在外地打工,家里的老头儿腿脚不方便。所以,现在只能靠自己了。不过没关系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站在一旁的我,默默地听着阿姨近乎自言自语的絮叨,感受到她语气中的无奈,也看到她眼神中透出的坚强。说完,她拿起了一瓶胡椒粉挨近面筋抖动了两下,随后又在表面刷了一层金黄的油,在微弱的灯光中润泽的烤面筋变得更加诱人。最后,她拿起小刀,小心翼翼地刮掉了烤焦的地方,“滋滋滋……”“滋滋滋……”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宁静的冬夜。

“要辣椒吗?”阿姨扭过头,微笑着问道。“要,谢谢。”她麻利地抽出了面筋,用纸巾包住签子,递了过来。“好了,小心烫。”拿到面筋的我迫不及待想咬下去,可一滴油脂滴在了我手上,“小心点。”妈妈提醒我。阿姨听到了,急忙递了张纸巾,又温柔地嘱咐我:“孩子,慢点吃。”

竹签在炭火的烘烤下微微发热,握在手心里暖暖的。在稍事冷却后,随着外酥里嫩的烤面筋的美味在我口腔中萦绕,来自阿姨的暖心关怀也开始在我心中回荡。

夜,依旧漆黑;风,依旧凛冽。

只是,我的内心多了一份温暖,这份温暖不仅来自她的善良体贴,更来自于她的乐观坚强。

那一串暖心的烤面筋,永远铭刻在我记忆深处。

指导老师 杨少秋

叮当

■苍南县灵溪镇第一中学江滨校区八(9)班 陈天悦

孩子们燃放爆竹的兴奋、“肫肝叔叔”调皮的计划、父亲慈祥的笑容……在琦君的脑海里不断撞击,响成了一片叮当声。转而又见口袋中的银角子,一跳,一响,掉进了无声的土里,从此乡土与银角子都不再回来。我隐约听见她的哭声,他乡说故乡,年对琦君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?

银角子有十二枚,菜有十二盘,歌有十二首,串起一年的经历。十二分的年味,两分吃,两分穿,两分忙,余下六分归于玩。什么是银角子,什么就是年。

叮叮当当,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串陌生的音律,银角子是什么?我只有几张塞在口袋中的现代纸币。我的压岁钱数目多,叮当声少。我过的春节早已不同于琦君童年过的春节。 我过了十二个年头,却凑不齐十二分年味,得不到收获十二枚银角子的开心。

年是明亮的,像月亮,那样美,那样神秘,能引发中国人的思乡情。每个中国人过的是同一个年,就如每个中国人看的是同一轮月,十二枚月亮在小孩囊中叮当作响,十二分月光造就的年,是几个孩子比赛的玩物。从唐代到二十一世纪,年依旧被小孩子们捧在手掌心中,如此幸福,如此真切。

“今夕为何夕,他乡说故乡。”年从来不是圆的,月亮也画不圆。 “爆竹声中一岁除”的孩子,是否有一天也会有“他乡说故乡”的境遇?每一个年在增长、在变化,叮叮当当变成几张轻飘飘的纸。圆是转瞬即逝的存在,所幸对现在的我而言,年还是圆的。

农历新年是中国新年,是中国人独有的团圆时间,外国人不理解,他们认为农历新年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。即便如此,农历新年依旧在老人们的心中叮当作响。年,千篇一律地开始,千篇一律地结束,多少人在观看春晚时丢失时空感,却在叮当声中找回童年。

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的年互相撞击,叮叮当当,随后与二十一世纪撞击,悄然无声。年陷在钢筋水泥里,发不出自己的声音,画不了一个完整的圆,留不下一串清脆的叮当声。放爆竹的噼啪声,还在我的春节作响;银角子的叮当声,在琦君的童年作响。故乡与异乡的撞击之声,吵醒了熟睡的明代诗人袁凯。

说出来了,这年,仍然很虚缥,不过是一夜的噼啪声,一口袋的叮当声,一群游子的无声泪罢了。时间,从唐朝起,犹如一篇文章,年是贯穿全文的主线,作者已经写了很久,但二十一世纪的年也只能算开头,结尾在哪里呢?

叮叮当当,我竟然听见了去年、今年、明年互相撞击的声音。

音乐让生活更美好

■温州市广场路小学2017级(11)班 吕鸿霆

我热爱音乐,我的生活离不开音乐。烦躁时,音乐像清风,拂走我心中的浮躁;伤心时,音乐像朋友,成为我诉说的对象。流行音乐可以让我们放松身心,古典音乐可以让我们亲吻那段遥远的历史。

奔赴剧院,只为邂逅一场音乐的视听盛宴。

一位身着旗袍的弹奏者,端坐在椅子上,左手扶住琵琶,右手轻巧地拨弦。动听的音符如水般从琴弦间流淌而出,一首耳熟能详的《十面埋伏》在演奏厅里回响。伴着乐曲,我仿佛回到了那楚汉相争的年代。

日薄西山,残阳如血,刀光剑影,金戈铁马,尸横遍野。项羽骑着乌骓马,驰骋疆场。鲜血染红了他的战袍,画戟在残阳的照射下散发出寒光。曾经的项羽在战场上所向披靡,几乎战无不胜,无人能敌。可如今他中了刘邦的十面埋伏,全军被困垓下。

激昂的曲调突然变得柔和、缓慢。弹奏者的手轻轻拂过琴弦,优美的乐曲便回荡在天际。

夜幕降临,将士们都无精打采,军营里弥漫着凄凉。大家都围坐在篝火边,看着自己身上破旧的战甲,尚未痊愈的伤疤……天上的星星还在闪烁,银白色的月光照进了他们的心,勾起了他们的思乡之情。

突然,一首首楚地的歌谣划过天际,钻进了楚军的耳里。此时的楚军军心涣散,大家再也忍不住了,失声痛哭,全已无心作战。

“力拔山兮气盖世。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!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项羽拔剑且歌且舞,见大势已去,便拔剑自刎,嘴角露出个凄迷的微笑,然后轰然倒地……一代豪杰就这样消逝而去。

听罢,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,思绪还随着曲调跌宕起伏。多美妙的乐曲!不知不觉中,我已热泪盈眶,不为别的,只为项羽的英雄气概,为那段遥远的历史……

的确,无论身处何地,心处何境,音乐用一种无法言说的魅力感染着我们,也用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陪伴着我们。因为它,生活更加美好!

指导老师 章阿多

告小读者

超级新苗火热投稿进行时

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001@sina.com

凡在《新苗》版面刊发作品的小作者,请在稿件见报一个月后到温州都市报稿酬领取处(市区公园路105号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808室),凭稿件见报当天报纸和学生证件领取稿酬(周一至周五工作时间)。

咨询电话:88096791

本刊编辑部

下载APP“掌上温州”

打开“教育亲子频道”

可以查阅《新苗》刊发的作品

编辑 孙立彭

责编 李跃

审核 陈侄辉



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