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苗|2020年9月27日发表作品

2020-09-27 15:41 掌上温州客户端 阅读数:54159

有“法”可依

编者按:写作文时,怎样才能灵感泉涌、下笔有神呢?别急,一批拥有教学经验和研究心得的教师将登台说“法”,希望新苗们可以从中汲取养分,茁壮成长。

不动笔墨不读书

浙江省特级教师 谷定珍

近日的《温州都市报》报道:2019年全民阅读状况调查显示,温州市居民综合阅读率超过九成,人均阅读纸质图书6.75本。温州读书蔚然成风,实在令人欣喜。

我想,我们需要鼓励阅读的数量,更需要关注阅读的质量。借了多少书,买了多少书,跟读了多少书是不一样的;浏览了多少页,跟潜心研读了多少页,是不一样的。

一位老教师跟我说,高中三年,能把《鸿门宴》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《信陵君窃符救赵》这三篇都读透了,学生的古文水平应该不错了。这话很有道理,关键在于“读透了”。

上海著名教育家、育才中学校长段力佩先生,锐意革新,在他的学校,三年的语文学习,潜心研读一本《红楼梦》,学习效果非常好。

苏东坡说,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。这个“有”字,应该不只是指数量的拥有,更是指潜心研读,韦编三绝,终融会贯通,才能真正“气自华”。

如何潜心研读?古人早就发现,就是“不动笔墨不读书”。心静如水,正襟危坐,潜心品读,时时批注,才能“得之于手而应于心”。

《水浒传》“武松打虎”那一段,“回头看这日色时,渐渐地坠下去了。”金圣叹批注:“我当此时,便没虎来也要大哭。”

《红楼梦》第三回,黛玉一见,便吃一大惊,心下想道: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,何等眼熟到如此!”脂砚斋批注:“正是想必在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曾见过。”

《三国演义》第九回,董卓曰:“我今将汝赐予吕布,何如?”貂蝉大惊,哭曰……毛宗岗批注:“惊是真惊,哭是假哭。”

试想,未能潜心研读,何来精妙批注?

可见,批注,促进了读书。所以,不动笔墨不读书。

唐代诗人贾岛,在《送无可上人》中写了“独行潭底影,数息树边身”两句,作者在其后批注道: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;知音如不赏?归卧故山秋。”可见,作家在文学创作过程中,付出了多么艰辛的努力:所谓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,所谓“吟安一个字,捻断数茎须”,所谓“字字看来皆是血,十年辛苦不寻常”;作为读者,焉能走马观花,一目十行?所以,读书应当动笔墨,不动笔墨不读书。

中小学生的读书,应该不仅仅满足老师的解读,应该不仅仅满足于找到了主题思想、指出了教育意义,应该不仅仅满足于在考卷上能写出标准答案;而应该努力做到:独立思考,自主学习,认真阅读,认真批注,严谨表达,工整书写……读书不必贪多务得,唯有慢慢咀嚼,细细品味,逐字逐句,乃至标点符号,反复思考,始得个中三昧。

所以,读书应当动笔墨,不动笔墨不读书。

你只有探索,才知道答案

——读《海底两万里》有感

■温州市建设小学瓯江校区五(2)班 项佑

你去过大海吗?

你知道大海里有些什么吗?

你知道大海深处长什么样吗?

……

如果你想了解海底的秘密,那么《海底两万里》这本书一定会让你对大海有个全新的认识。

《海底两万里》既是科学小说也是冒险小说。它讲述了一只未知的巨型“海怪”引起了骚动,政府派出“林肯”号前去一探究竟,而派去的教授和助手却不幸被“海怪”吞了进去。这只“海怪”就是书的主角“鹦鹉螺号”——一艘潜水艇。最后他们和船长尼摩一起开始了海底奇幻冒险之旅。

读着读着,我仿佛也成了“鹦鹉螺号”上的一员,跟随尼摩船长和教授周游了太平洋、印度洋、红海、地中海、大西洋以及南极洲和北冰洋。随着故事情节的推移,尼摩船长身上的机智勇敢、不屈不挠、沉着冷静、细心认真的精神品质深深打动了我。

由此,我展开了思考。是什么在支持尼摩船长带着巨大的勇气去探索未知世界?是航海精神,也是开拓精神,更是征服精神!海洋精神背后的力量之源在于不懈追求,无论是哥伦布、达·伽马还是麦哲伦;海洋精神背后的力量之源还在于不屈的意志,它使荷兰由一个时常面对海潮威胁的国度在17世纪成为世界的中心和“海上马车夫”,它使被大海包围的岛国英国称雄世界200年。

读完这本书,我陷入了沉思:都说中国历史悠久,地大物博,可是我们却在近代遭遇了列强长达百年的侵略和侮辱,我们缺少的是什么?缺的不正是积极探索的海洋精神吗?我们仅仅知道郑和七下西洋的故事,可除了郑和还有谁呢?我们需要更多的郑和,让海洋精神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。黑格尔有句名言: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,他们才有希望;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,那是没有未来的。

海,一望无际。那席卷而来的波涛,在每一个日夜发出号召的声响。

读完《海底两万里》一书后,我知道,有一条全新的路展现在我面前……

指导老师 潘红晓

科学的背影

■平阳县昆阳镇第二小学六(4)班 林天悦

提起科学,大家想到的多是复杂的公式、枯燥的演算,还有无休止的实验。而我想到的是一条无止境的大道上,一个又一个先行者的背影。

就如我们课本中的老熟人伽利略,提到他就会引发一阵玩笑式的抱怨:“这老兄发现的东西太多了”。他推翻了亚里士多德“物体下落速度和重量成比例”的学说,创制了天文望远镜,发现了月球表面的凹凸不平,并亲手绘制了第一幅月球表面图。他发现了木星的四颗卫星,为哥白尼学说找到了确凿的证据。他是著名的天文学家、物理学家和数学家,被誉为“现代观测天文学之父” “现代物理学之父”等。但是这些闪亮耀眼的光环背后,不过是一个执意追求科学的佝偻背影罢了。

因为支持哥白尼学说,伽利略触怒了教皇和主教,付出的代价就是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不得不接受宗教审判所的审讯,还被迫在所谓的“悔过书”上签字并被判终生监禁。这位老者跪在冰冷的地板上,卑微颤抖地念着教廷事先写好的“悔过书”。所有人都以为他臣服了。他被改判软禁在家,禁止会客,每天书写的材料均需上缴。他的一些弟子唾弃他,以为他为了活命而屈服宗教放弃科学。

是的,伽利略屈服了。但不是为了活命,是为了科学。

伽利略被软禁的日子非常艰辛。他疾病缠身,照顾他的女儿也先行病逝。他多次要求外出治病,都得不到批准,直到后来双目失明,教廷对他的限制和监视才放松下来。尽管如此,伽利略从没放弃他对科学的研究。他所有的时间都在做实验研究,即使后期双目失明,他仍和他的弟子讨论如何应用摆的等时性设计机械钟、碰撞理论、月球的天平动等问题,一直到临终前他仍在思考。

英雄不畏生死的气节固然是值得敬佩的,但苟且偷生、忍辱负重只为追寻真理的精神更值得尊重。老人当初跪在教皇前颤抖地签下“悔过书”时的背影是那么的卑微、渺小,但他留在科学大道上的背影却是伟大的,值得我们膜拜的。

达尔文的《物种起源》推翻了创世说,遭到了从教会到封建御用文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,他们肆意诬蔑达尔文的学说“亵渎圣灵”,触犯“君权神授天理”,有失人类尊严。这些质疑和责难一度让达尔文思绪混乱,不过很快他凭着惊人的毅力,顽强的坚持,完成了第二部著作《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》。书中用严谨的科学论断,进一步阐述他进化论的观点,给了质疑者们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历史上像这样为寻求真理的伟大科学家比比皆是,是他们带领人类全面全新认识自己,认识自然;是他们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。现在,我们将追随他们的脚步去继续探索未知。在科学这条道路上,这些伟大的背影们,将指引我们正确的方向,带给我们特殊的勇气,追求科学,发现真理。

山院余影

■温州艺术学校八(3)班 张罗以

生长在南方,对于山林丘峰,自然是不陌生的。山是富饶的,里面容纳了蒙蒙的天,软软的白云,苍翠欲滴的松柏、竹子以及黄色的泥土……不用说,在山中生活别有一番滋味。

清晨,我自由自在地走在山径上,采一朵路边刚睡醒的小花,捡一颗还闭合着的松果。沿路两边,满山坡的野花开得灿烂。叫得出名的,叫不出名的,令我目不暇接。她们像夏的女儿一样夹道欢迎我。我轻轻叩响姥姥山院的大门,轻轻打开了一座崭新的乐园。

姥姥的房子并不是想象中的农村矮房,而是一座小别墅,坐落在崇山之间。房子四周顺着山的走势坡路,高高低低地建起了一处处花园、果园。不必说隐蔽在地里的卷心菜,一棵棵高大却不知名的树;也不必说清澈水池里摇曳着尾巴的红鲤鱼,低低飞行的蜻蜓。单是一个葡萄园,就令人流连忘返。高高的棚架上垂下了一串串紫莹莹的葡萄,躲在大簇大簇的绿叶中,阳光下,它透出淡雅的光芒,伴随着微风拂过绿叶,一闪一闪,仿佛是在招呼我过去。

我迫不及待地摘下一颗样貌十分标致的葡萄,熟练地一撕,一挤,葡萄就掉进了我的嘴巴:可口的汁水一下子席卷而来,从舌尖的第一个味蕾,一点点到我的舌根,通过我的喉咙滑到我的胃里,甜中带酸,凉丝丝的,还带着葡萄特有的芬芳,这正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味道。我又快速地锁定目标,一把把那一小串的“宝石”摘下来提在手上慢慢吃。姥姥在一旁直笑着说:“慢点吃,没人和你抢。”我从姥姥手中接过一把大剪刀和一个大红塑料桶,我用左手轻轻托住葡萄,右手用剪刀剪断它的茎。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一串沉甸甸的葡萄就落在了我的手中,不知不觉我就装了大半桶。

无意中抬头,看见满山的花都绣上一圈金边,幽静的景色已浸在黄昏景色中,薄薄的雾气中,鸟儿各自飞回巢中,天边的山披上一抹红色落日彩霞。山林万物自由自在,一派悠闲自在。

再向远方望去,天边的絮云一朵挨着一朵,山影翠碧如黛,如同一个个青螺。里面留下的泉水,化作我身旁的一汪泉眼,浸入了柔软的云。望着这如痴如醉的山河美景,我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。可惜我既不会画,也不会作诗,只能由着山光美景从我眼前逝去,徒留一个片段印象罢了。

我不由得想起陶潜那句“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”,感慨万千,这样的景色在城市里已然看不到了,人们整日匆匆,或争名于朝,或争利于市,几时得闲,能看到这自然之静美,能得到这份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宁静呢。正当我这么想时,远处传来姥姥的呼唤声,将我一下从思绪里拉了出来,我又回到了世界万物之中,成为千万终日劳劳碌碌人群中的一员。

夜深了,伶俐的夜风吹动浮云,带起了芳草的清香。盈盈可握的月亮爬上天际,细听山林间的虫鸣,我沉沉睡去,我飞翔在花草之中,成为他人彻夜苦读的光。

指导老师 王静

“孤独”的行者

■温州市第二十二中学高一(13)班 李昱辉

“孤雁飞南游”是为了生存,“过庭长哀吟”是旅途之殇。我也默默重拾行囊,是为了前往远方,建筑我的理想。

天边掠过的雁影使我略感诧异,其一是陌生的校园原来也已走进了秋日,其二是那雁影竟形单影只。大雁南飞,本是成群结队,为何你却是这样寂寥?也许你本就不是大雁,不过是一只我不知名号的飞禽。

也罢,此刻,你我都是孤独的行者。

春夏秋冬,有起有伏,热烈的炎风掠去,不觉之间已迈入凉秋,我的人生也同时节般沉浮,来到了这一陌生之境。也曾自嘲这是命运捉弄,但不愿做那愤世嫉俗之人,我相信这就是最好的安排。

初入校园,陌生感如翻滚的浪涛般将我吞噬,渺小的我有些无力,飞入了这片不曾相识的林子,栖息在这里。时间的车辙碾过,心中略有不快但却无人倾吐,积压在心中,期待着释放……

顶着阴雨训练,湿热的空气闷出额头的薄汗,沿着面颊流下,渗入塑胶的地面。也许这汗水会渗入地下的土层,滋养一介生灵,使这世界不再如此寂静。说着就从耳边听到了同伴的呼声,一瓶水在此刻是再好不过的琼浆。与同伴一同散坐在地面上,肆意地谈着天,此刻心灵得到了片刻开解,快意充斥着被陌生感包围许久的心灵。

终是寻到了挚友,从陌生无力中得到了解脱。我的灵魂不再孤独,但我的心灵沉吟着:你要成为“孤独”的行者。

我要化为那“孤独”的行者,让自己的心灵不被混杂,深深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心中的远方永远立着一盏明灯,照亮着前行的道路。一路上有着形形色色的事物,它们会让你迷失方向,唯有不变的初心才能指引前方。

拥有“孤独”,才不会庸俗。我想,每个人生来都不是为了成为一个社会上已经有过的人,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独特的人生轨迹。灵魂必不能孤独,否则你的心火就会无力地熄灭;心灵必不能嘈杂,否则你的生命便会被导向庸俗。

此刻又见那天边飞过的雁群,也许那日初见的大雁就在其中。你终不再形单影只,有了同伴的扶持。我也不再孤身一人,身后站着的是一起前行的挚友。但我相信,我们都还是那日相见时“孤独”的行者。

雁群拍翅远去,向着南方,我也朝太阳迈去,向着理想。

指导老师 叶方碧

小小物理美学师

■温州市马鞍池小学五(1)班 张雅南

这个星期六的上午,我们一行8人走进市区南塘的某某书盒门店,体验了一节“小小物理美学师”的课程——自己动手制作防晒霜。

活动助理丹丹老师已经把工具摆放整齐,并为我们一一介绍:“这是刻杯、计量器、基础霜、植物纯露……”看着排列有序的陌生器皿,我手痒痒得东摸摸西闻闻,恨不得马上操作实践,余光飞转处我还看到某同学已经拿起勺子玩了……但丹丹老师让我们不要着急,还得先上一堂科普课。

好的,我乖乖拿出笔记,认认真真听讲。

“物理防晒霜和化学防晒霜有哪些区别?”“紫外线什么时候晒不黑?防晒仅仅是在夏天吗?”“物理防晒霜无论皮肤有没有问题都可以用,而化学防晒霜就只适合正常皮肤的人使用……”丹丹老师的讲解纠正了很多我平时的防晒误区,特别是早上十点以前、下午四点以后的太阳,非但不会晒黑,还能健身喔。这个新知识回家我得好好给老妈科普下!看她还每次出门里三层外三层地涂抹不?

进入DIY阶段。老师给我们发了一张打印纸,纸上罗列了防晒霜的制作步骤。我按部就班地操作,第一步是先放橄榄油保湿基底,接着放二氧化钛,然后是导入依克多因,最后放洋甘菊纯露,搅拌均匀,倒入空瓶中……我沉下心来,慢慢操作,只是在盛放的过程中溢出了些许防晒霜,真可惜啊,耳畔适时传来丹丹老师的叮咛声:“大家不要浪费,多出来的部分可以直接涂脸喔!”这就可以涂抹啦!我依言照办,细细地涂擦,首先在手腕处涂抹:“哇,冰冰凉凉的感觉真好!这就大功告成了吗?”我请丹丹老师帮我做鉴定,我的防晒霜打多少分。 “不错,不错!就是纯露放多了,有点稀薄!不过这样也好,不粘。”

被丹丹老师肯定,腰杆硬多了,我开心地环顾四周,看看同学们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。“雅南!这个乳液怎么倒不进去呀?” “同学,我的材料是不是倒多了”……瞬间我就成了小老师,这感觉超级棒!

真是一个快乐的上午。我不仅亲身体验并提升了自己的动手能力,还收获了满满的成就感,真是应和了陆游那著名的诗句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。

指导老师 安默会

惊悚的夜行

■温州市城南小学四(5)班 金宸可

来到洞头的民宿,因为我们到得晚,住在了山村边单独的一栋楼。

晚上,我和妈妈吃完饭要早点回民宿,妈妈叫爸爸送我们。我自信地说:“我认得路,我们自己走吧!”妈妈不放心地说:“太黑了,还是叫爸爸送我们吧!”我只得服从。

我们打着手电筒悠闲地上路了,突然路边窜出一只蜥蜴从我脚边闪过,我恐慌地大叫了一声,妈妈说:“干吗这样一惊一乍的?”“有一只蜥蜴!”我尖着声音说。妈妈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我们继续往前走,只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凶猛的狗叫声,我们没在意,继续往前走,可狗叫声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逼近,我和妈妈吓得魂都快没了,嘴巴嘀咕着:这狗怎么这么凶?有没有关在笼子里啊?我们的脚步越走越急,糟糕的是我带错路了,而狗声似乎就在我们附近,感觉它能立马飞扑在我们身上。我和妈妈几乎要崩溃了,先是妈妈抓住我的衣服,我再惊慌失措地抓住爸爸的衣服,双脚不自觉地快速挪到他的前面,发出雷鸣般的尖叫声,像两位女高音歌唱家在飙高音……我的心脏摇身一变,成为跳高运动员,突然高高跃起,又重重落在我幼小的心坎上。

经过这番心理折磨和疾走,终于到民宿了,我和妈妈仍惊魂未定……

指导老师 朱茜茜

陈老伯

■温州市蒲州育英学校六(4)班 周品墨

陈老伯是麻步人,他的普通话中夹杂着闽南话,只要语速一快,我就有些听不懂。

他是学校的清洁工,每天拿着一个大畚斗、一把大扫帚,这边扫扫,那边扫扫。高高的个子,皮肤皱皱的,有人说他年过花甲。老伯的腰上总是绑着一个黑黑的钱包,破破烂烂的,至于里面装着什么,没有谁知道。

第一次见着老伯,还是去年,那时我正在走廊里,一位老师叫了一声“陈老伯”,就看见一个高高的人影拿着一大串叮当响的钥匙往走廊的尽头走,他麻利地拿起其中一把,打开了教室的门。

一天晚上,由于我粗心大意,把一项“重大工程”——综合实践小组的画册落在教室的抽屉里,那可是我们全组的希望啊!当时我站在校门口,面对寂静的校园大喊“有人吗?快开门”,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狂吼,仿佛震得天都要塌下来,我觉得我喊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,却始终无人回应,我蹲下身子大哭起来。正当我准备放弃时,一个声音飘到我耳边:“孩子,别哭!”是老伯!我欢欣雀跃地注视着铁拉门徐徐地开启……

思绪回到现在。“嘿,外面的菜还有没有人要?没人要的话我要了啊!”老伯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又在走廊上响了起来。每天一开饭,大家总是纷纷跑向荤菜处,而那些不受人喜爱的素菜就被打入了“冷宫”。正好,老伯要,负责打菜的我便帮着老伯把素菜倒进了黑色的塑料袋,绿绿的菜汁从袋子中渗出,那令人退避三舍的油星子也渗了出来,我隐隐有些嫌弃,可老伯的眼中却丝毫不见异色。倒好后,老伯还不忘说声“谢谢”,望着他那渐行渐远的影子,我在心里问自己,老伯的这一句“谢谢”,我够不够格?但老伯从来不会省去这句“谢谢”。

还记得上次我忘记买老师交代上课要用的两本英语本,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时,老伯正好路过,问:“你怎么了啊,品墨?”他居然记得我的名字!我便将忘记带本子的事告诉他,他听完挽起我的手朝一间小仓库走去。拿着老伯给我的本子,我心中升起一股暖意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的教室楼层一层层地升高,见到老伯的次数越来越少,但我怎么也忘不了他。在我脑子里一直找不到可以形容他的词语,如果有,那大概是默默无私的奉献吧。

指导老师 吴碧华

最美的画

■温州市南浦小学南校区五(12)班 游丰烨

爷爷戴着斗笠,伛偻着腰,在给菜园子松土;弟弟的圆脑袋藏在小斗笠下,乖巧地蹲在一旁,小铲子在地上扒拉着什么。爷孙俩的背影在午后的阳光下美成一幅我渴望的画。

爸爸妈妈工作很忙,每周一早上,爷爷奶奶会来接弟弟去乡下。奶奶一手挎着竹篮,一手牵着弟弟的手;弟弟提着大袋心爱的玩具,大摇大摆,迫不及待钻进爷爷的车:“哥哥,宝宝去老家玩了。”我背着书包驻足门边,望着弟弟小小的得意的背影,着实羡慕。

我知道我想老家的园子了。想那满园子的瓯柑树,搬张小藤椅坐在树下,随手摘几个瓯柑吧咂着酸甜的汁;想园子外那一畦菜地,寒暑假到了老家,抢着戴爷爷的大斗笠,学着爷爷弯腰割菜;想念园子后面那一条爷爷捕鱼的木船,多少次我坐这头,爷爷坐那头,爷爷荡着桨带我嬉游河上,我的笑声飘在门前的那条小河上;想一整天走路屁股扭扭、嬉闹在菜地里的鸡和鸭,我调皮地钻进鸡窝掏蛋,把正在下蛋的母鸡吓得飞出鸡窝。奶奶常常会笑着骂骂咧咧,随手拍下“鸡窝入侵者”的背影发给妈妈,那背影里满是我这调皮男孩对老家的痴迷。

我是真的想念老家的春光了。那新鲜脆生的春光,就藏在奶奶的竹篮子里。一把肥嫩翠绿的韭菜枕在里头晒太阳,篮子高挂在院子里的树杈上,随风荡啊荡,该是奶奶做猪肉韭菜馅春卷的时候了。竹编的大篮子,提柄被奶奶磨得光溜整洁,篮子上漆着“万象回春”四个红字,看着特别喜庆。躺在篮子里的蔬菜瓜果一年四季都不一样。每次奶奶过来,我都会探头瞅瞅,篮子里有什么宝贝。这只竹篮里装着老家的秘密,藏着四季的气息,载着我孩提时的欢乐。现在,这只竹篮子随着奶奶的背影匆匆离去。

我竟然有点想弟弟了,虽然弟弟在家时我们经常“开战”。我想弟弟那又白又亮的大脑门儿紧贴我的脸,想他学我的样子在床上蹦跳在被子里翻卷,想他拿着彩笔在墙纸上乱画被爸爸批评后耷拉着的委屈小脸……两个男孩产生的化学反应总会让妈妈很抓狂,挨骂的多是我这哥哥。弟弟不在家我挨骂的概率大大降低,但我还是想弟弟了!现在,弟弟小小的背影藏在碧绿的菜园子里,像一颗种子。这颗种子也会像我一样长大。

老家和弟弟的背影是我眼中最美的画。我背着沉甸甸的书包,在阳光下美成一幅妈妈眼中最美的画,把一个追梦好儿郎的背影留给妈妈。

指导老师 陈春梅

告小读者

超级新苗火热投稿进行时

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@sina.com

凡在《新苗》版面刊发作品的小作者,请在稿件见报一个月后到温州都市报稿酬领取处(市区公园路105号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808室),凭稿件见报当天报纸和学生证件领取稿酬(周一至周五工作时间)。

咨询电话:88096791

本刊编辑部

下载APP“掌上温州”

打开“教育亲子频道”

可以查阅《新苗》刊发的作品

编|孙立彭

审|王思宁

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