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苗|2020年9月20日发表作品

2020-09-20 14:27 掌上温州客户端 阅读数:59460

大地的眼睛

■瓯海郭溪燎原小学 李雨蔓

都说星星是天空的眼睛,那露将凝成一双透看大地的眼睛。 ——题记

夜微凉,花蕊中那剔透的露水是花儿淌下的眼泪么?落在叶腮边,带着昨夜的恐惧与孤独,在月光下微微颤抖。花为什么要哭呀?是它孤独吗?还是它恐惧?不是有大地的眼睛在守护它吗?这些露珠难道是昨夜的萤火虫,不愿回家,悄然躲进了绿色的怀抱中。

露,呵,不对!是大地睁开了他那亮晶晶的眼睛,在午夜的月光下,聆听着田间的演唱会。嘘,闭上眼睛。你听见了吗?青蛙在高唱,蝈蝈在弹琴,蟋蟀在低吟。露,抱着那颗热情的心,默默地把黑夜放进眼里,对着星星吐露自己的芳心。它是那样纯洁、诚恳、亮丽,令人心驰神往。露,折射的光打动了星星吗?这般澄澈,让花儿为之神魂颠倒。在溪水的歌唱下,是一场月下浪漫的晚会,来不及眨眼的星星就被乌云遮挡住了。

点缀每一朵花蕾,不像江河溪涧那般无情地流淌,倚着梢尖儿,如此安详。风带着花的甜香,带着露的清鲜,那不是别的,正是那淡淡的诗篇,陪着诗人孤独的泪。

露抱着一颗七彩的心,对于光明似乎毫不担心,我都为他着急。可他对于一切都是那么敞开心怀,情愿被灼伤,也要折射那束七彩的光。太阳的光芒抱着热情的心,普照大地。大地因了露的润泽勃发生机。哦,我听到了草叶的颤音,蜂蝶的欢喜。

是生命之源,汲取了天地的精华,易碎纯净的你,润泽我,润泽他,润泽世间万物。今夜,大地,已张开了明亮的眼睛。

指导老师 黄慧爱

去与留

■温州市第二十一中学高一(2)班 黄一洲

去年冬天的一个清晨,我经过郊区的一条大街,刺骨的冬风呼啸着,仿佛一根根泛着冷芒的针刺,穿过路上人们厚厚的棉衣,狠狠地刺进骨髓里。那些捂紧厚外套匆匆赶路的人们没有发现,一位老人静静地坐在路边的台阶上,他穿着单薄的环卫工人装,任凭寒风扑在身上、脸上、手上,一头银白色的细丝被风吹得凌乱不堪。

我走近一看,发现老人两侧各停着一辆车,左手边是一辆破旧的环卫车,右手边是一辆大奔。黑色的大奔保养得特精心,车身锃亮锃亮的,清清楚楚地照出老人的全身像,照出他耷拉的脑袋和凝重的神情。在锃亮的车尾,一道狰狞的大刮痕格外醒目。

老人死死地盯着那道刮痕,不久,他从裤子的里袋取出一个花布包,打开,里面装着花花绿绿的纸币,几乎什么币值都有。他用食指和中指将一叠纸钞紧紧地一夹,再把被风吹得异常干燥的右手拇指放在舌头上轻轻沾湿,开始一张一张地往上翻,右手拇指翻一张,左手拇指压一张,数个三四五六张,右手拇指就又放到舌头上“加油”,翻过一张是一张,生怕漏数。来来回回数了三四遍,大概一千元出头。

差不多就在老人数完钱的时候,一名斯文的中年人出现在老人身边,他理着一个干净利落的板寸头,双眼炯炯有神,皮鞋闪闪发亮。他关心地问:“大爷,您穿这么少不冷吗?”老人无心回答,但也礼貌地应了人家的关切:“还好,还好。”将近一米长的刮痕实在太醒目了,中年人问候完就看见了,“大爷,这是您刮的?”被问到痛处,老人盯着刮痕,久久没缓过神来,抬头看中年人时,他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老人手中的花布包露出了一叠人民币的角,长短、色彩不一很鲜明,中年人已然尽收眼底。他深深地叹了口气,又深深地皱了皱眉,半认真半玩笑地说:“那您还不快走?这是奔驰车,您赔不起的!再说了,人家什么时候来您也不知道啊!我看您今天还有活儿吧?”看老人将信将疑,他补充道,“走吧,没事的,能开奔驰的都很有钱!”说完,中年人朝奔驰车的车尾方向径直走去,老人起身,推着环卫车,顺着奔驰车的方向而去。

当老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,中年人再次出现,他从几百米外的一条巷子里走出来,往黑色大奔这里折回。距离车子不到五十米的时候,他拿出一把钥匙,按下开锁键,车子啾啾响了两声,解锁了。他正要伸手握住车把手开门时,看见把手缝里塞着老人的花布包。

那天我也穿得不多,但走的时候,我的心是暖的。

指导老师 林甲景

小聪明

■温州市瓯江小学六(4)班 许慕言

话说班主任姜老师公布了一条新命令——作业本上的字都不准涂改,要是涂改了,就去再买一本重新抄。

回放那一幕——

姜老师眉头一锁,教室的气氛瞬间被凝固。姜老师颤着手指,指着桌面一叠的作业本怒喝:“才两个月不见,你们就忘记怎么写字了吗?涂的涂,改的改!这些字写起来简直就像爬脚蟹爬楼梯一样,能看吗?!”爬脚蟹爬楼梯?我嘀咕着。“从现在起!我要求你们用最认真的态度,来对待每一次的作业!”随即,一条新命令诞生。

第一排的张晨早已拉下小脸,让他写字本来就像要了他的命,这下简直苦不堪言。左边的周杰也按捺不住他的急性子,哭丧着脸:“我的手啊,我的笔啊,你们一定要为我争口气啊!千万千万不要再写错字啊!不然……”

拿到作业本时,同学们估计都在打量该如何下笔。写作业时间,教室静得出奇,只有笔尖与纸摩擦的声音。

我提心吊胆,小心翼翼地比画着。一题,两题,语文作业原本是我最擅长的,可不知咋弄的,我仍然习惯性地划了一笔,一个正确的字,瞬间毁在我的笔下。我猛地一惊,这下完蛋了,看来难逃姜老师的“魔掌”!

我惊慌失措地望着这个无辜的错字,突然一个念头涌出来:用高光笔涂一涂把这个字给掩盖掉呗!一不做二不休,我立马翻笔袋找出高光笔,三下两下把这字涂得严严实实,这下全盖住了!但却像一片厚厚的鱼鳞,贴在文字中间,显得那般格格不入。我索性用手指按了按这个另类之处,这一按,整片“鱼鳞”竟然牢牢地粘在了我的手指上,而作业本上却留下一个窟窿,好像苹果经过虫子光顾后留下的杰作。

为了不违反姜老师的命令,我得尽快弥补这个窟窿,于是我抠了别处的一块小纸,填在这窟窿里,又用透明胶贴好,嗨!这下可完美了,天衣无缝!那波涛汹涌的心才逐渐平静下来!我自言自语:没事的,老师不一定会发现的!

把作业交给姜老师时,我忐忑地说了句:“老师,之前水滴在本子上了,被我不小心弄破了,这是我补的。”老师满意地说:“嗯,补得不错!很棒!不影响效果!”

老师刚刚是在夸我?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看来小聪明——有时还真是派上大用场,刹那间,我如释重负……

自己决定

温州市第二中学九(15)班 周欣泉

决定有时是一道判断题,是非分明,你只有两种选择;但多数情况下,它更像一道填空题,你必须用思考填满它。

自己决定,是将改变未来的权力交予自己,孰对孰错虽在当下无法自知,却也无法弃权。正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所记载的朝代更迭。世态纷争,无非是因为纣王不顾江山,只为博美人一笑,一念之间燃起烽火狼烟,使江山毁于朝夕。这是他的决定,任一旁的朝臣再三劝阻,也难以改写国破家亡的历史,下了决定,便需要承担随之而来的后果,如纣王,担负千古罪名。

而有时,生活将这道题骤然推到我们面前,迫不得已做出决定。如陈胜、吴广因大雨延误,一边是秦的暴政,唯有死路;而另一侧,乃是更为艰险的起义。可以想象,当时的陈胜与吴广是如何被那冷血的社会一步步推向起义,他们不得不踏上反秦的道路。这是他们自己做的决定,将一腔孤勇赌入自己的抉择。

当然,历史的车轮在向前滚动,碾碎了莽莽红尘中数不尽的英雄豪杰,乱世奸雄所做下的决定。此刻,车轮已屹立于我们面前。

于我们而言,决定最频繁的便是学习上的琐事。每个夜晚,当窗外的喧嚣渐息,睡意若有若无地笼罩在温州城上空时,坐在桌前的我们能否守住这一方亮光?望着对楼的灯火熄灭,孤独之感将我湮灭,一个决定便随之而来。夜半时分,周围静得仅剩我的吐息声与心脏跳动的声音,只能由我自己决定,并且要为此付出代价。

自己决定,就好比将绘画的彩笔交到自己手中,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涂鸦,但之后的成品,却不尽相同;不同的画家有着其独特的力道,达芬奇在不同时段所绘的《蒙娜丽莎》也必定会呈现出不同的美感。因此,有些决定只能由自己做,且只能由当下的你来做。

泰戈尔曾说过: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人生就是一道生与死之间的选择题,我们所做的每一个抉择犹如沧海一粟,但生活中的种种决定汇集起时,便是我们独一无二的人生。自己决定,不论夏花、秋叶,至少你有承担后果的勇气与魄力。

指导老师 朱阳秋

夏夜·青蛙

■瓯海外国语学校北校区四(3)班 麻文博

是夕阳西下,万籁俱静的时候,

是天空缀满银闪闪星星的时候,

是蟋蟀趴在树上弹琴的时候。

在绿意蔓延的池塘中,大眼睛青蛙跳上了歌台,放开歌喉,尽情歌唱。

那嘹亮的嗓音响彻池塘,在空中回荡,在宁静的夏夜,它仿佛是夜晚唯一的主旋律。

星光闪烁着,点亮了这并不华丽的舞台,

在风中,树叶摇起了铃铛,池水泛起波纹,

这一切,伴随着阵阵蛙声,翻开了夏的乐章。

幽草·灯

是蓝草在风中舞蹈的时候,

是月光洒向大地的时候,

是蝉鸣打破寂静的时候。

草丛中,燃起了一盏灯火,

那一点光在草中穿梭,从远处看,就像黑蓝的草中闪烁的黄宝石。

不过在深蓝色的夜空中,这点光根本不起眼,它有些孤独。

然而,在池塘的演唱会中,当所有的灯都聚在一起的时候,鸟瞰下去——

仿佛是青蛙的光环,

仿佛,是夏天的项链。

指导老师 梁莲燕

爱我所爱

■温州市绣山中学八(5)班 宋天语

多数人应该都有自己的爱好,更多的人会把自己的爱好当成未来的职业,当成奋斗的目标,但也有些人并没有喜欢的事或物。所以,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,引起同学们的共鸣,打开思想局限,找到心里的答案。

我与所有小孩一样,很小的时候就被母亲送到早教中心,学各种技能,只记得周末在母亲给我报的各种培训班里奔波:钢琴、舞蹈、声乐、国学、绘画……学得很认真,但也没有对哪一个特别喜欢。

那时的我对画画没有很深的执念,只会画圆圆的大饼脸、眯眯眼、“U”形嘴,没有自己的特点。直到有一天,从别人口中听到一部动漫的名字,就去看了,我立即被吸引了,它的内容很独特,画面的色彩很丰富,还经常有搞笑的情节,对于当时幼小的我来说,没有比这更好看的动漫了,它就是现在年轻人熟知的《海贼王》。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对画画感兴趣了,到处找动漫看,有灵感了就记在脑子里,当作画画的素材。

我喜欢上画画后,开始学习素描、版画、水彩画。那是2013年,小学一年级。三年后,我偶遇一间名字很别致的画室,进去看看,一个像老小孩一样的男人跟我聊了起来,他说的话不像其他大人这么严肃,很搞笑,很贴我们小孩的心,所以我就留了下来,亲切地叫他“春大叔”。

在春大叔这里画画很自由,没有刻板的素描,只是给你一个主题,然后想画什么就画什么,老师不会说你这样不行那样不行,但他会启发我们在画里可以添点什么、去掉什么会更好,或者这里的线条工整一点会更好……如果当天没有心情你可以不画,先出去玩一会儿。在这里,我尝到了“自由”的滋味,不受临摹的控制,开始随心所欲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,以至于忘了初衷是过来学动漫的,而是国画、油画、水彩画、铅笔画一块儿上,所以才有了大家现在看到的各类作品。

我特别喜欢网名叫古戈力的插画师的画,她很擅长画复杂的线条和人物,尤其是人的眼睛,第一次看到她的画是在网络上:繁密的线条,优美的配色,还有人物的神态,深深地吸引了我,使我迷恋上了一幅叫作《半面妆》的画。在上学期的网课期间,每天晚上写完作业,我就像打了兴奋剂,痴迷地用工笔描绘着每一根线条,每每会画到深夜。因为还要上网课、写作业,所以前前后后用了两三个星期才完工,但看到成品的时候,我觉得再多花一个星期也值得。

看到我画画渐渐进入状态,春大叔就引导我观看日本画家竹九梦儿、高木直子等的漫画画册,中国画家陈丹青老师拍摄的纪录片《意大利的湿壁画》、大型纪录片《敦煌画派》等。

小学毕业那年暑假,母亲帮我安排了一场欧洲文艺复兴艺术之旅,我们去了法国巴黎的卢浮宫、匈牙利布达佩斯的国家艺术博物馆、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、达芬奇的故乡芬奇小镇、宫崎骏笔下的天空之城,以及收藏着米开朗基罗著名雕塑的梵蒂冈大教堂,近距离地感受着这些世界旷世名作的艺术气息,这种面对面与原作的对话,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,也增强了对艺术的景仰。

今年暑假,原计划再去欧洲,看意大利的湿壁画,因疫情影响不能成行,我有些小失望,就跟母亲商量办一场画展。我的老师也非常支持,帮我策划了方案,从装裱画框、装饰场地、印刷邀请函,用了一个多月才筹备好,很多环节我都参与,非常享受这个过程。预料之外的是有很多人来看画展,而且大家都很喜欢我的画。开幕第一天,班主任老师和语文老师来了,林校长也来了,让我既兴奋又紧张。通过这次画展我的才能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更增强了我学习绘画的信心,也鼓励我在艺术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藏秘密

■温州市实验小学五(4)班 戴鹤轩

我有一个秘密,一个天大的秘密,以至于我不能告诉任何人。

于是,我开始藏我的秘密。

我先是把它藏在被子里。不料,爸爸突然兴起,说要收拾我的房间。

“糟糕!要被爸爸发现了。”还好我急中生智,对爸爸说:“老爸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我自己动手,您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爸爸一脸蒙:“儿子今天这是怎么了?像变了个人似的。”不过,他没有多想就走开了。我暗自庆幸:幸好自己随机应变能力强。

看到老爸走远了,我简单整理一下自己的房间,把秘密装进口袋便去上学了。

不料,一名好奇心严重的同学看到了我的口袋鼓鼓的,便问我:“戴鹤轩,你口袋里的是什么东西?”

我连忙说道:“手表!”

“上学不是不能戴手表吗?”

“我说错了,是一小堆糖果。”我急忙改口。

“糖果也不能带啊!我替老师把糖果没收了。”

“唉,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同学啊,尽想占我便宜。总之,我的事情,你管不着!”说完,我迅速溜走了。

第二天,我决心要把秘密藏进嘴巴里。

于是,这一天,我没跟其他人说过一句话,生怕自己把秘密泄露了。

终于等到放学了,我边跟同学聊天,边回家。

同学说:“戴鹤轩,你觉得×××那人怎么样啊!”

我随口回答:“一般吧!有一次,我看见他……”天哪,我差点就说出了秘密,还好我及时闭嘴了。

无奈,我只好快速走开了。

看来,我的秘密要保不住了。

于是,我把它做成了一个球,扔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。

一只流浪狗的痛

■温州市城南小学花柳塘校区六(1)班 陈梦圆

我是一只可怜巴巴、无家可归的流浪狗。风呼呼吹着,打在我那瘦小如片小小叶子的身上,风要是再大些,我就会被吹走。

大街上,没人注意我。豆大的雨滴砸在我的脑袋上,让我感觉更加饥饿和寒冷。这时,我看到马路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,他正慢慢向我挪动,仔细一看,才知道是我的同伴——小黑。我热泪盈眶,仿佛看到了幸福的曙光。突然,“嘟嘟嘟,嘟——”急促的鸣笛声穿过耳朵,像在告知危险的来临。时间静止了,时间定格了。我看到小黑望向大车,眼神里布满恐惧,而大车没有要停下的意思,一直往前开,离小黑就那么一点点距离,我真想马上把他拉过来,躲避危险,可脚就像被焊住了,怎么都动不了。时间动了,耳边传来小黑凄惨的叫声,他被撞倒了,可车没有停下来,四个轮子从他的身上轧过,血溅了出来……

车开走了,小黑已经奄奄一息。我喊得声嘶力竭,很多人只是看看,一副冷漠的样子。我把他叼到大树下,此时他已没了声息。

他走的时候身体还冒着热气,眼睛睁着,嘴巴张着……我来到他的身边躺下,蹭了蹭他,努力想把他搀扶起来,让他继续陪伴我,但事实已摆在眼前……

到了夜晚,我觉得心空空的,看着大楼上一盏盏灯熄灭,我长叫了一声……

指导老师 章慧

让我如此依恋

■永嘉中学 孟美兮

初秋。微凉。

是有露水的一个夜晚。空气中氤氲着青草凉薄土地厚重的味道,漫溯着默然。肆意的风铃伴着灵动的星芒,回眸,浅笑。好像忽然回到很多年前。

那年那月,同是静谧的秋夜,我和母亲并肩坐在刚修剪过的小草垛上。赤着脚丫,微热的皮肤传来青草凉沁的触感。微笑,观星。

那夜的星星在城市夜景中是少见的,我和母亲相对无言。

月夜之下,我用稚嫩小手牵着母亲的大手,不安分地动来动去,毛细血管中满是温柔,眼里好像盈了星星的光芒。夜晚的天空是湛黑的,星星却是别样的闪耀。

我望着星星,忽然咯咯地笑着,一下子别过头看母亲。她也在看我,凝住的目光好像已经看了很久很久。

我略有不满地侧身,“哎,看星星呢?”轻晃着她的指尖,缓缓问道。

母亲回过神来,明眸冲我粲然一笑,深邃的眸光落进我的眼,似乎在我的眼里寻找星光。

她扯了扯我的小辫子,眸光微闪,透着慈爱与安祥:“在我看来,最明亮的星辰,总在你的眼睛里。”

我懵懂地轻笑,望着天幕的星星,任凭它们的光辉洒进我的眼里。我转头往着母亲,她专注的眸子正在注视着我眼中的光辉。她的目光温暖而柔软,一下子望进我的心底,缓缓倾诉着她的爱与感动。微微闭目,像沉睡了很久很久,像做了梦一场。

不禁唇角轻勾,看着母亲眸中我模糊的影像,在她的眸光闪闪中,变得清晰又明亮,那藏也藏不住的母爱,终于溢出来。

望着身侧的人,气息在弥漫。我的心底,竟读出了满心的依恋。她绵长的眸光,印在这个秋夜,印在曾经流淌的心底。

春夏秋冬纷至沓来,转瞬间又轻轻归去。时光流转,我也变成了初中生,和母亲之间竟生出一种陌生的隔阂。像一层又一层的纱,朦朦胧胧的,看不真切。我再也没有同她一起看星星,终日埋进了学习的书堆。但那心中的依恋,宛如久酿的陈酒,越发悠久,越发清晰。

于是,找一个美丽的时间,又是一季的漫漫秋夜,拉上母亲,仍赤脚地走着,走到那片曾经的草地,盘腿,坐下。

犹记得,星星不多,夜幕寡淡,但我同母亲相视一笑——好像从前。

“还记得吗?我曾说过星星在你眼中的话。”

“Of course。”

我转身,笑靥如花。望着她幸福的脸庞,我心中的依恋忽然满溢地膨胀,低头,抿了唇,心中虔诚默念,如此最好。

指导老师 谷福林

致病毒

■黄龙一小五(1)班 朱桐萱

春节刚刚开始

你却悄然来临

潜入武汉

潜入中国

你飘浮在空中

明明看不见摸不着

却让那一个个无辜的躯体

倒下,消失

你隐没在人世间

无声,无息

却对人类造成巨大威胁

你嚣张跋扈

随意践踏着人类的生命健康

但是你永远不会想到

你的末日将要来临

快了,快了

那群奋战在一线的白衣战士

就是你的克星

新型冠状病毒

不要太狂妄

不要太嚣张

终有一天人们会将你彻底打败

告小读者

超级新苗火热投稿进行时

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@sina.com

凡在《新苗》版面刊发作品的小作者,请在稿件见报一个月后到温州都市报稿酬领取处(市区公园路105号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808室),凭稿件见报当天报纸和学生证件领取稿酬(周一至周五工作时间)。

咨询电话:88096791

本刊编辑部

下载APP“掌上温州”

打开“教育亲子频道”

可以查阅《新苗》刊发的作品

编|孙立彭

审|王思宁

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