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苗|2023年5月28日发表作品 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001@sina.com

2023-05-28 14:55 掌上温州客户端 阅读数:39447

观端午

■温州市第三中学八(3)班 王梦冉

一年之中,端午只是大大小小传统节日中的一个,但其中拥有多样独特的民俗。

如那天,桥梁之下,水花四溅,远处那几只不同色彩的小舟逐渐清晰。龙舟之上,船手们动作划一,整齐一致,大汗淋漓,咬牙坚持。中午,阳光肆虐。听得那鼓声隆隆,岸上人群立刻沸腾起来。河里掀起浪花,岸边群情激昂!让人不得不感叹,好一片繁华热闹!

如那天,屋梁之下,翠绿的粽叶在盆中“飘荡”,梅红的蜜枣、松散的肉松、澄亮的蛋黄……且看蜜枣粽:一只只巧手,左边握右手舀糯米,大概半满时,加两颗蜜枣,再铺一层糯米。用线包扎,打个小结,“丢”进屉格,小巧精美的粽子诞生。不一会儿拿出,粽叶上满身小水珠,剥开仔细瞧——雪白的糯米。咬上一口,蜜枣的甜味与糯米的软糯在唇齿间绽开,让人好不留恋!

如那天,一个个香包中,都充斥着艾叶的气味,可爱好看。小孩子们人手一个,挂在脖子上,喜爱得紧。一坛坛的雄黄酒拿上桌来,撕开标志性的封口红纸,倒入杯来,酒味弥漫着整间屋子,男人们大口饮酒,女人们小酌几杯,好不快活!

可现在能够过完整习俗的时候却少了许多。回不到从前那般自在的时光,更不要说家家户户包粽子的习惯,想来亲手包粽的习俗也是渐渐消失了。餐桌上有粽子,也大都是外面买来,凑合着吃一下,够个意思罢了。更别提父母辈那些快活吃酒的时光了!

多希望可以重拾这种美好轻松的生活!而这意蕴丰富的民俗,也应当代代传承!望传统节日的情味永存!

指导老师 吕苈苈

楠溪江戏水之旅

■温州市蒲鞋市小学龟湖路校区三(6)班 廖文豪

周末,我们一家四口人去楠溪江游玩。我喜欢和弟弟在水里打水仗,游泳比赛,比谁捡的螺丝大,玩得不亦乐乎。

最难忘的就是打水仗。来到溪边,我纵身一跃扑进水里,水溅得弟弟全身都是,眼睛都睁不开了,看弟弟的狼狈样,我开心地笑了。弟弟见我这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马上开始反击。虽然形势有点不妙,不过我有三招绝招,两招攻击、一招防御。第一招蜻蜓点水,手从天上快速划到水面一点再划到天上,水的威力会很大,快速地溅到两米远。第二招圈圈袭击,双手放到水里,人快速地转起来,一堆水像海浪一样卷到一米外。第三招神之防御,整个人转过来,腿对着对方,并和对手之间相差一米距离,脚像自由泳一样快速打腿,溅起的水花让对方完全无法还击。这三招让我成为水上常胜将军。

楠溪江的水清澈见底,白云的倒影像一片片水晶亮片。水底石子、螺丝的影子时隐时现。石子有白的,有黄的,干干净净。螺丝有长长的,有胖胖的,非常可爱。我和弟弟喜欢头朝下,潜到水底捡螺丝。水底的世界真奇妙啊,水底凹凸不平,有的翘上来,有的凹下去,而且我还发现螺丝喜欢在凹进去的地方建窝。我和弟弟决定来一场捡螺丝比赛,我捡了大半瓶的螺丝,最终获得了胜利。

爸爸喜欢在溪中捡一些石头给鱼缸造景。他快速地跳进水里,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。没过多久,他捡起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,有的像盘子,有的像小山,还有的像爱心。他总会十分神气地举着手中的石头,问我们好不好看。我们总是说不好看,他就又跳下去捡……

快乐的时光总是非常短暂的。夕阳西下的时候,我被爸爸、妈妈拉上岸,心中充满了不舍,期待下次与楠溪江之约能早点来临。

风景

■温州道尔顿小学五(1)班 林宥如

“到处皆诗境,随时有物华”。波涛汹涌的长江三峡、以“五绝”著称于世的黄山、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、湖光山色的西湖,还有童话世界般的九寨沟,这些都是引人注目的美景。不过,平常生活中同样有种种动人瞬间,值得我们去品味、去记录。

有雾的时候,总是白茫茫的一片。云一直铺向天边,与雾中的景色交织。不知为何,当一大片阴云笼罩天空时,本应有的压抑不知所踪。相反,一种天高海阔的感受,让江边的我“缩”成了一个黑点。望向江面,并不清澈的江水在雾的漫游下显得灰朦。江上的船只向前行驶着,扩散开了波纹,虽不知船的目的地,可眼睛始终跟随着船,望着层层翻滚的波浪,望着江上弥漫的烟雾,望着年代久远的船,不知是什么东西把我的视线锁在船上。直到船的身影变得朦胧,而岸上的树木只剩下棕色的树枝在风中乱舞,最后一片叶子也随着风在江面上荡漾,随波逐流,不知去往何方。也许望着船是因为羡慕,羡慕它有明确的航线和目的地,以及不迷茫的前方。

耳边有水滴划过,滴落在肩上。江面开始泛起大大小小的圆晕,江边的人们都开始往回走。刹那间,雨大了。我躲在了树下,雨滴从一片片树叶上滑落,在棕色的地板上绽放出一朵朵水花。路边的行人打着伞在雨中奔波,没伞的人在树下等候,也有些人冒雨奔跑。在一株花树下,一人驻足许久,想要摘一朵,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摘下了。都说爱一朵花,应当让它好好开放,看过花开就好了,可是我见过花开,怎么甘心花落别家。

雨停了,也快黄昏了。我开始往家走,天边的云霞染上太阳的光,悠然地飘荡,整片天空布满了层次与色彩的美。一朵朵云颜色渐变得微妙,从淡黄到橘黄再到橙红。太阳仿佛在诉说自己的故事,只是聆听的人很少罢了。余晖照在高楼上,光影的差距更加明显。天色渐沉,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我回到了家。也许我也曾捡到一束光,在日落前还给了太阳。

皎洁的冰轮升起,代替太阳为这个世界的夜晚照明,用柔和的月光洒满城市的寂静,天空中飘着绵柔的云朵,在空寂的夜里给人一种自由自在、无忧无虑的感受。人生是旷野,而不是轨道。夜晚在一天画上句号的地方, 给人们一个美好的梦乡。而第二天浮光升起,这个世界依旧存在。就这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用时间提醒着匆匆年华间的紧促,提醒着人们要珍惜眼前。毕竟在和往日一样的清晨,有些人却留在了昨天。

这个世界是奇妙的,春日的柔甲,夏日的碧落,秋日的落木,冬日的疏影,在自然中,也在生活里,只要用心欣赏,处处皆风景。

指导老师 彭丽雅

球球

■瓯海区郭溪一小四(1)班 林亦好

远远望去,一个毛茸茸的“球”向我滚来,眨眼间就滚到我的眼前,还兴奋地朝我“汪汪”叫着,它就是我的宠物小比熊“球球”。

因为它长得圆滚滚的,和皮球一样胖,拍它肚子的时候发出咚咚咚的声音,很像打球声。当时我抱着装有小比熊的笼子,轻轻地对它说:“你以后的名字就叫‘球球’了。”它似乎听懂了,乖乖地趴在笼子里,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,看得我的心都化了。

每次经过它的笼子,它都会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,仿佛在说:“给我开门吧!”一开门,它就到处乱跑,生怕自己又被关起来似的。饭后我就牵着它在小区里溜达,它屁颠屁颠地在我身边跟着。我跟它比赛短跑,它的小短腿丝毫不亚于人,每次都和我打成了平手。

它的耳朵非常灵敏,只要听见倒狗粮的“哗哗”声,它像上了马达一样飞速奔来,眼看要滑倒了,只见它一个曲线优美的转弯,刚刚停在了饭盆前。一头扎进饭盆,一顿猛吃,弄得狗粮撒了一地,饭盆都给弄飞了。姐姐看了摇摇头,只好给它买了一个慢食碗。

别看“球球”毛毛躁躁的,关键时刻却能派上用场呢。那天傍晚,我把所有作业写完,闲着没有事情干准备溜出去找同学玩。见妈妈在灶台上忙活,我蹑手蹑脚地走到餐桌前,悄悄地趴下,拿椅子当掩护,想在餐桌下爬过去。但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“球球”跑到了我面前,一脸萌呆地看着我。只要我一动,“球球”就会汪汪直叫,我的计划全被打乱了。怎么办呢?

我灵机一动,一边掏出兜里的零食,抛到远处,一边喊道:“妈妈,‘球球’又乱跑了!”妈妈放下了手中的活,把“球球”抱进了笼子。我趁妈妈抱“球球”的时候迅速冲向大门,再把门轻轻关上,哈哈,终于溜出来了。妈妈也许在忙活晚饭,还不知道她的宝贝女儿已经“逃之夭夭”了。

怎么样?我这招“调虎离山之计”管用吧,你说是不是得感谢“球球”暗中助我一臂之力呢?

指导老师 林晓微

我感染了不知名的病毒

■龙湾区永中第二小学三(3)班 金悦桐

我感染了某种不知名的病毒!

事情是这样的:课堂上老师侃侃而谈,我正襟危坐,聚精会神地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。突然,同桌打了个哈欠,我猜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嘴巴肯定张得很大,因为这哈欠声很响亮,很惬意。他的哈欠有魔力吗?我竟然想向他“学习”。不,他的嘴巴里肯定释放了某种不知名的病毒!而我就是不幸中招的那个,因为我发现老师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,变得虚无缥缈起来,而同桌在桌上玩铅笔的咕噜声越来越大。不好,这病毒已经入侵我的大脑“司令部”了!因为它让我的手脚不听使唤,老想乱动,让我的脖子不由自主地伸长去“探望”窗外树枝上欢唱的鸟儿,让我嘴巴痒痒,想与同伴们展开丰富多彩的友好“外交”活动。

啪的一声,我浑身一哆嗦,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只见老师柳眉倒竖,虎着脸站在我面前,她手中的书正拍在我的课桌上。呀,生气的老师竟然是不知名病毒的克星啊!我那混沌的脑子瞬间清明起来,我端正坐姿,认真听讲,老师满意地离开了。

万万没想到,这病毒虽然好像离开了,但它留下的后遗症很严重。有时我在听课时会突然如老僧入定,眼神迷茫,嘴巴微张,老半天才如梦初醒。可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什么,一点儿也记不起来。

我向老师说了我的发现,眼巴巴地望着她,希望她能给我开个特效药,毕竟她见多识广,一定有降服这种病毒的“药方”。老师瞪”我一眼,慢悠悠地说:“制服这种病毒,除了提升自身‘免疫力’之外,别无他法!”

指导老师 王宝华

梅痴

■温州市瓦市小学五(6)班 汪杭逸

三国,有“青梅煮酒论英雄”的曹操;宋代,有喜爱“梅子金黄杏子肥”的范成大;如今,有“品酒香爱梅脆”的妈妈。四月到六月,梅子成熟季,亦是妈妈的“发疯季”。淘宝购物车里的梅子订单占据了三页多,我不由得一声感叹:“她走火入魔了吧!”

一天放学回家,一箱箱翠绿纸盒装的包裹叠放在门口,高过我的肩膀。只见妈妈小心翼翼地用剪刀划开袋子,拨开颗粒气泡袋,露出一颗颗小巧玲珑的挤在一起的青梅。妈妈的魂仿佛是被果子的清香勾住了,足足五分钟都没发现一旁背着书包的我。

“妈,你这是疯了吗?买那么多青梅干什么呀?”我一脸疑惑。

“做青梅露,泡青梅酒,梅子是很好的东西!”她那拨弄梅子的手一刻都没停歇,眼睛紧紧锁在梅子上。我暗暗嘀咕:此刻梅子才是你的新宠,亲生儿子都成旧爱了吧!

妈妈把梅子们倒进水桶里,它们落水的姿势各不相同:有的像跳水运动员一样,噗通一声落进水里;有的像潜水运动员一样沉在水底;还有的落进水里又弹了起来。她不停地给梅子们翻身、冲洗,反反复复,家里的每一丝空气都浸满了梅子味。

泡了两小时冷水澡后,妈妈双手捧起梅子,好像举着价值连城的宝物,生怕它们掉下来裂了。她把梅子送到了竹箩里,轻轻地铺开,让它们尽情享受阳光,阳光浴后的梅子变得饱满了很多。之后,妈妈把它们运到桌子上,只见她举起一颗青梅,眼里流露出无限欢喜,嘴角咧到了耳根,她用手指捏住梅子的蒂,轻轻一拔,尖尖的青梅蒂就出来了。就这样,她持续工作了三个小时左右,累了就伸伸腰、仰仰头、耸耸肩,这屁股是被粘在椅子上了吧!平常让她看历史书,绝不会超过半小时,现在挑梅子却完全变了个人似的。

挑好梅子后,妈妈拿出了珍藏许久的上等白酒,一层青梅一层冰糖,白酒像瀑布似的倒入罐中,梅子身上冒出无数泡泡。尘封三个月后,妈妈舀出一杯梅子酒,放入冰块,悠闲地咪起小酒,感叹道:“这酒真是人间佳酿。”

一次聚餐,这醇香的梅子酒一上桌,就像炮台的炮打得震天响,妈妈因此在朋友圈一炮而红,获得了“果酒大师”的美名。

如果说“虎痴”是骁勇善战的许褚,“诗痴”是勤奋刻苦的贾岛,想必“梅痴”就是把酒言欢的妈妈吧!

指导老师 陈虹

玩具相机

■温州市蒲鞋市小学龟湖校区四(1)班 周祺博

我最喜欢去外公家玩,因为外公家像一个百宝箱,每次去都会发现一些宝贝——各种各样的老物件。有玉器、粮票、集邮册、绝版的钱币、缝纫机……但最吸引我的不是这些,而是一台妈妈小时候玩的幻灯片小相机。

这台小相机拥有粉红色的机身,大大的摄像头,机身的一面有一些开关和指示灯,旁边的凹陷区域装着一面小小的反光镜,它能把亮光反射到照片上。机身的另一面有一个可以旋转的旋钮,旋钮旁边还贴着“庐山旅游纪念”字样的纸,妈妈说这个玩具是外公去庐山旅游回来带给她的玩具。虽然它不可以拍照,但是当眼睛贴近取景器,手指转动旋钮,伴随着“咔嗒咔嗒”的声音,眼前出现了一张张庐山的美景,有高高矗立的烟水亭、苍翠挺拔的庐山松、流水潺潺的三叠泉、碧波荡漾的如琴湖、深不见底的乌龙潭水……居然还有庐山瀑布,我不由得吟诵起:“日照香炉生紫烟,遥看瀑布挂前川。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。”

怪不得妈妈没有去过庐山,却对庐山的景点了如指掌,在那时这个小小的相机给了她对庐山的最初印象。妈妈说:“这台小相机在我小时候非常珍贵,因为那时玩具很少,当我有空闲的时候,我就会拿着这台小相机看来看去,里面的十几张图片被我看了千百遍。现在虽然出了很多智能的电子产品,拥有了真正的相机,但是最值得我怀念的还是这台小小的玩具相机。”听着妈妈的述说,我仿佛跟着妈妈回到了她的童年,一个阳光洒满房间的午后,一个小女孩拿着一个粉红的相机,伴随着“咔嗒咔嗒”的旋钮声,看着一幅幅美丽的庐山美景,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经过岁月的洗礼,这台小相机已经布满了沧桑,有些地方也有了污点,但它仍是一个独特的玩具,一部独一无二的相机。拿着这个玩具相机,我默默地对自己说:“我要把这个玩具相机当成传家宝,世世代代传下去。我还要跟着妈妈一起去庐山,亲眼见识庐山的美景。”

指导老师 林小操


告小读者

超级新苗火热投稿进行时

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001@sina.com

凡在《新苗》版面刊发作品的小作者,请在稿件见报一个月后到温州都市报稿酬领取处(市区公园路105号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808室),凭稿件见报当天报纸和学生证件领取稿酬(周一至周五工作时间)。

咨询电话:88096791

本刊编辑部

下载APP“掌上温州”

打开“教育亲子频道”

可以查阅《新苗》刊发的作品

编辑 孙立彭

责编 李跃

审核 陈侄辉



打开掌上温州APP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: